全国热线: 工作时间:08:00-18:00

信托公司激战资产证券化,通道化角色亟待摆脱

2019-07-17 10:56

摘要: 近日,山东一家企业在中国货币网披露,计划以收费收益权为基础资产,发行2019年第一期资产支持票据(ABN),注册、发行规模均为20亿元,发行载体管理机构则为一.........

 近日,山东一家企业在中国货币网披露,计划以收费收益权为基础资产,发行2019年第一期资产支持票据(ABN),注册、发行规模均为20亿元,发行载体管理机构则为一家信托公司。

  在上述资产支持票据中担任发行载体管理机构的信托公司,只是信托业在资产证券化市场激烈竞争的一个缩影。公开数据显示,仅2019年前6个月,就有29家信托公司参与发行了ABN产品,而2018年全年只有25家。   “最近几年,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将资产证券化业务作为重点战略业务发展,这也是信托行业转型升级的重要方向。”平安信托资产证券化部总经理舒雷日前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未来,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会继续迅速发展并且长期存在,所以吸取国外成熟市场的经验教训,统一立法和监管标准,提高市场流动性,加速培育从业人员的专业素质迫在眉睫。”   资产证券化为信托行业带来新机遇的同时,也需要努力去通道化,避免同质化竞争,否则会导致长期盈利模式不清。舒雷认为,在摆脱通道化角色的同时,加强主动管理能力、探索资产支持证券(ABS)投资、开展投资驱动型的业务是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的最佳出路。   信托公司激战资产证券化   上述山东企业发行的资产支持票据,是信托公司参与资产证券化的最新案例。此前不久,红星美凯龙家居集团发行的2019年第一期资产支持票据,规模13亿元,发行载体管理机构则为平安信托。   “在国际金融领域,资产证券化业务是股票、债券之后的第三大类金融产品。作为新兴市场,未来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会继续迅速发展,这也是信托行业转型升级、服务实体经济的重要方向和手段。”舒雷说,近年来,越来越多的信托公司将资产证券化业务作为重点战略领域,投入大量人力和物力,快速发展业务。   舒雷称,目前,信托公司主要以三种方式参与公开市场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担任受托人和发行载体管理机构、形成资产证券化产品的底层信托受益权资产、担任承销机构参与资产支持票据业务。   随着中国资产证券化市场的发展,作为重要参与者的信托公司,竞争也越来越激烈,市场集中度持续提升。   根据公开数据,2018年全年,在参与信贷资产证券化产品(CLO)发行的16家信托公司中,有三家发行总额均超过千亿元,占全年总发行额的66%,市场集中度之高可见一斑。   平安信托提供的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6月24日,该公司在资产支持票据(ABN)市场占有率约为发行项目数的10%、发行规模的8%,均居市场第三。而在商业地产抵押贷款支持票据(CMBN)方面,2019年上半年全市场共发行5单,平安信托有4单。在ABN市场开放以来成立的14单CMBN业务中,该机构发行6单。   “资产证券化作为新兴业务,参与机构在寻找盈利点上有了很大发展,但还不成熟,营收、利润贡献占比相对较小,但处于上升趋势。”舒雷说,在不久的将来,资产证券化业务将会成为信托利润的重要贡献来源。   舒雷称,相较于其他金融机构,信托公司优劣势明显。信托机构的优势在于募集资金的能力、深耕行业优质客户,以及衔接资产和资金的产品能力,劣势在于如果无其他附加值服务,角色容易被边缘化。   亟待摆脱通道化角色   “信托载体既具有法定专属地位,又处于业务链条的中心,应发挥核心作用。”舒雷说,信托公司发展资产证券化业务仍然面临一些关键的问题和障碍,其中最主要的是角色偏通道化。   舒雷称,信托公司目前在资产证券化业务中开始发挥更大的作用,如整体安排交易、结构设计、牵头协调尽职调查、产品销售和投资等,但很多时候这些工作还是由承销机构完成。因此,信托报酬普遍偏低,如果仅仅依靠目前的盈利模式不具备可持续性。   究其原因,主要有两方面:首先,由于历史原因,信托公司在其他业务中的通道职能成了传统角色,传导到资产证券化业务中,市场普遍认为通道方的服务同质性和可替代性强;其次,市场参与者对资产证券化的理解还不充分,对信托载体在主动管理、资产判断方面的作用和要求相对淡化。   而投行业务能力、资格不全,也是信托公司资产证券化业务的一大制约因素。舒雷说,与券商、银行投行相比,信托公司在培养资产证券化相关的专业技术人员、ABS承销发行与销售的专业人员方面还需要加强。   此外,ABS投资能力不足也是信托公司普遍存在的现象。“信托公司普遍还没有建立资产证券化或结构化融资业务的投资能力,在投行业务不具备牌照优势的情况下,无法发挥自身的获客、投资、销售等优势,盈利模式比较单一,与券商、银行的竞争同质化。   “对发行主体信用的依赖、专业能力建设处于初级阶段,导致资产证券化市场还面临产品同质化问题,拼价格是现阶段的主要竞争手段,占据市场份额是主要的目标。”舒雷说,因此,信托公司比拼、强化主动管理能力,提高客户粘性,从而让资产证券化业务成为主要创利中心将是下一个主战场。   提高主动管理能力   “中国的资产证券化市场,将逐步从以投行中介业务向投行加投资相结合发展,这就给主动管理能力强、资源丰富的金融机构以施展的空间,通过投资带动投行发展。”舒雷表示,在资产证券化领域,这种模式是可持续发展的最佳出路。   舒雷说,平安信托以主动管理型ABS业务为主要业务,通过主导设计、发行资产证券化项目,积累了丰富的项目经验,提高了内部效率。其二,建立了内部资产证券化业务前中后台完善的产品管理体系,实现了操作标准统一。在积累经验的同时,也提升了资产证券化业务核心技术,比如增加在资产筛选、现金流切割、证券分层设计等环节的主导参与,提高证券化业务的主动管理能力,以及团队专业能力,为客户提供项目设计、承做、销售、投资、存续期管理的一揽子解决方案。   舒雷称,信托公司要探索建立资产证券化产品的投资能力,包括证券化业务在内的结构化业务,适合开发成为根据不同资金委托人的风险收益需求配置相应产品的业务。在了解委托人的投资需求情况下,通过投行业务生成资产,并选择合适标的进行配置,才是信托公司完整的资产证券化业务模式。   “信托公司应该努力建立以信托产品为核心的业务生态圈,让资金、资产、产品形成完整、动态的产业链,让信托成为一个‘中场’的角色。”舒雷称。   以供应链融资为例,预计2020年,中国供应链金融市场将达15万亿元~20万亿元的规模,包括央企、国企的应收应付款出表等。由于行业之间供应链情况差异较大,信托机构应该首先做好细分市场的工作。

上一篇:造车新势力危局:欠薪、欠款大面积爆发

下一篇:没有了